公益诉讼检察,是在和政府唱“双簧”吗

  • 时间:
  • 浏览:0

调查什么的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光明日报记者 刘华东

  “检察机关诉行政机关,有无 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有无 ‘周瑜打黄盖’,唱的是双簧?”10月25日,在最高检关于开展公益诉讼检察工作状态的报告专题询问现场,面对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李康“太大太大老百姓不了解,甚至亲戚亲戚朋友不少公职人员后来了解公益诉讼检察工作”的质疑时,最高检副检察长张雪樵直言:“说明亲戚亲戚朋友紧紧围绕老百姓关心的操心事、揪心事、烦心事履行职责还做得远远不足。”他表示,“对公益诉讼检察工作最好的宣传,后来办出实确真是的案件”。

  最根本的什么的问题还在检察机关自己

  “最根本的还是亲戚亲戚朋友检察机关自己。”在回答推进公益诉讼检察工作中遇到了什么突出什么的问题时,最高检检察长张军直言,“亲戚亲戚朋友的队伍建设,整体对这项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公益诉讼检察制度政治上的认识、业务能力素质上的提升、职业道德的建设,还有很大差距。”

  其中,首先是理念什么的问题。张军表示,公益诉讼检察工作政治性极强,许多和老百姓切身利益非常紧密连在一块儿;业务性极强,涉及生态环境、资源保护,涉及国有财产保护、食品药品安全,涉及国有土地出让等领域;还涉及英烈名誉权保护等,与人民群众、社会公益、国家利益紧密相关。

  张军表示,检察机关公益诉讼监督的对象,往往是行政管理部门职能跟不上,愿因 危害社会公益的什么的问题。对此,检察人员的办案能力不能进一步培养。而处理许多什么的问题,还需从组建专业化队伍、强化专业培训、加强案例指导、借助外脑等方面发力。

  检察机关不到代位、越位,更不到失位

  两年多来,检察机关向行政机关发出诉前检察建议18.220万件,行政机关回复整改率达97.37%,许多不能少数的行政机关敷衍了事,甚至支持不力。对此,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李钺锋提问,实践中检察机关如可处理好检察监督与政府履职的关系,以取得更好的监督效果,如可采取有针对性的督促最好的辦法 ,推动政府部门依法履职,切实处理什么的问题?

  “这真是是个不难 的什么的问题。难都这麼 中央机关层面,后来在省一级层面,主后来难在市一级,怪怪的是县区一级。”张军坦言,有的基层检察机关自己不到 认识到如可去履行好许多职责,后来简单地认为这是给政府部门挑毛病。提出诉讼,更加真是是把行政部门告上法庭,会影响今后工作的开展。

  对此,张军认为,首先应改变观念,“亲戚亲戚朋友提出公益诉讼是一个双赢、多赢、共赢的工作,许多有一块儿的目标,后来社会、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维护”。

  其次,也要明确权力的边界。“公益诉讼不能检察机关包打天下,后来按照法定进程,弄准有关行政部门在履职过程当中,有无 尽到法律职责,再精准地提出建议。原先就不能得到理解和认同,相关行政部门才会给亲戚亲戚朋友回复,才会协调有关方面,不利于相关什么的问题的处理。”张军表示,检察机关不到代位,冲在行政执法的第一线;后来能越位,干预行政机关的正常履职;更不应该失位,真是自己不该去做、不到去做。

  检察机关与公益组织是“同盟军”“兄弟连”

  目前,社会组织提起的公益诉讼案件数量少之又少,两年多以来仅有87件。李康提问,如可更好地调动社会各方力量,怪怪的是社会公益组织的力量,来参与这项工作呢?

  “现在社会组织面临调查取证难、聘请律师难、鉴定经费难、起诉缴费难的什么的问题。”张雪樵表示,如可鼓励社会组织提起公益诉讼的积极性,真是不能从制度和社会层面加以关注与支持。

  “检察机关与社会公益组织是公益保护阵线的‘同盟军’‘兄弟连’。检察机关要更加主动与相关社会组织沟通媒体合作,支持社会组织提起诉讼。”张雪樵介绍,最高检将探索建立公益律师咨询服务平台和建立社会组织申请调查取证、移送证据机制,鼓励公益律师为什会组织提起公益诉讼提供法律帮助。“下一步,亲戚亲戚朋友不能规范支持起诉,加强对民事公益诉讼案件的执行监督。”张雪樵说。

  《光明日报》( 2019年10月26日 05版)

[ 责编:李伯玺 ]

阅读剩余全文(